尖椒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讲座报名清华经管院长白重恩抱朴守拙做好中国研究

2022年05月05日 尖椒财经网

讲座报名 | 清华经管院长白重恩:抱朴守拙,做好中国研究

讲座报名 | 清华经管院长白重恩:抱朴守拙,做好中国研究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MBAChina网讯】中国经济急需高质量发展

走出低效投资的恶性循环

如何精准发力

落一子而活全局?

12月25日19:00,新清华学堂,人文清华讲坛

清华经管学院院长、经济学家白重恩教授邀您共同思考:

中国经济,何处破局?

他拥有美国院校数学博士和经济学博士两个学位。

他在哈佛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2012年,他被评为最受网友关注的经济学家之一。

他在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会员期间做了哪些工作?

他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有什么思考?

跟随人文清华走近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新任掌门人白重恩,与他一起思考中国经济。

白重恩,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经济联合研究中心联席主任,清华大学-芝加哥大学经济与金融联合研究中心管委会联席主席。曾任教于波士顿学院、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中国金融40人论坛成员、中国信息百人会成员、国际经济学会执行委员会成员以及亚洲开发银行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布鲁金斯学会非驻会(non-resident )高级研究员。主要学术研究领域为制度经济学、经济增长和发展、公共经济学、金融、公司治理以及中国经济。

不到16岁考取中国科大数学系

白重恩出生于南京一个教师家庭。1969年,6岁的白重恩随父母被下放到江苏农村。9年的农村生活经历,对白重恩的许多观念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农村,白重恩对计划经济的负面印象十分深刻。本来农民自己知道种什么最好,但是有一次突然来了一个命令,让大家把已经长好的麦子铲掉、改种水稻,对农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1978年,白重恩在中学的最后一年回到了南京。由于农村教育质量差,刚回城的白重恩有些不适应,第一次英语考试只考了8分,让他决定要发奋。经过努力,白重恩成绩大幅提升,英语高考时考了70多分。这一年对他特别关键的是,他还在班上遇到了未来的妻子。

高考报志愿时,父亲建议他报数学系,因为父亲觉得数学研究人员一定是在城里工作。“当时中国科技大学可能是唯一一所国内高校派老师去考生家里做说客的。”高考成绩公布后,白重恩去看电影,电影屏幕的边儿上显示出一排字幕,通知:“白重恩有人找”。“我看了一半的电影就出来了,哥哥告诉我科大的老师到家里来,我当时好兴奋,第一次有一个大学老师来找我。因为数学考得很好,他也动员我上数学系。”1979年,不到16岁的白重恩被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录取了。“到大学想法就很简单,我以后要成为优秀的数学研究人员,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数学教授。”在科大,白重恩体会到了数学的魅力,因成绩优异,被授予科大最高奖学金——郭沫若奖学金。

许多年后,白重恩已经多年不学数学。但当脑子特别乱的时候,还是会坐下来静静心想想平面几何,看看能不能从最基本的公理推出什么东西,也是一种放松。“因为它让你很专心,你就钻到里面去,尽管都是很简单的平面几何,但是你很多年没有学了,要回忆起来,从最基本的公理来推,还是要想一想的。其实人专心的时候是最大的放松,因为你把其他让你有压力的东西全都丢掉了。”白重恩说道。

留学美国,三年拿下数学博士学位

本科毕业后,白重恩来到了中科院数学所读研。对于读研的日子,他调侃道:“上课是一部分,另外也看看杂书,还有特别‘不务正业’的是关心国家大事。当时的中国到处都在讨论经济改革,很少有人不关心。而我希望不只是吃了中饭以后跟同学们聊一聊,而是能系统地学习经济学。”读研期间,他遇到了来中科院访问的著名华人数学家邱成桐,并经他推荐赴美攻读数学博士学位。

1985年,白重恩到了美国,见到丘成桐先生的第一面,却说不想学数学,想转学经济学。“这点特别感激丘先生,他没有让我感觉他有不快,而是马上就说‘既然这样,你就读一些跟经济学关系比较密切的数学’。他推荐我去学数理统计,并给我介绍了一个教授,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三年时间,白重恩拿下了一般人需要四五年才能拿下的数学博士学位,并申请到哈佛攻读经济学博士。

在哈佛研究劳动力市场,希望为中国提供借鉴

然而,从数学转向经济学的研究一开始并不顺利。“经济学开始太难了,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一是我本科没有学过,二是有太多在美国很普遍的一些东西在中国没有,比如债券,而这些在经济体系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你没有任何直观的感受,就只能从客观了解。”白重恩坦言,“人们说学数学对经济学有帮助,其实我的体会是帮助肯定有,培养你的逻辑思维,但是也会产生障碍。数学里要求所有东西特别严谨,你做的两个结论之间一定不能有矛盾。经济学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做的模型和为了解决另一个问题做的模型可以是不一样的,这两个模型放在一起是互相矛盾的,一定程度上会成立,对于学数学的人来说完全不能容忍这个事儿。”这种跨学科的冲突经过挺长一段时间,他才逐渐适应。

在哈佛,白重恩的导师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里克·马斯金。“他首先是特别严谨的一个人,他会严谨到,每次交一个手稿给他,他都用红笔在上面标注,很认真地给我们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另外,他对经济转型特别感兴趣,尽管他研究的是纯理论的问题,不仅仅是对中国经济转型,他对苏联和东欧的那些转型国家,也很感兴趣。”因此除了白重恩,钱颖一、李稻葵也都投在马斯金门下。当时的哈佛,共有9位中国学子在攻读经济学博士,大家都希望将来能为中国经济服务,每次讨论问题都有指点江山的豪情,日后他们确实也对中国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白重恩的研究方向是劳动力市场。“要为中国未来设计一个方向,那就要想哪些发达国家是我们应该去特别关注的。”白重恩说道,“当时就觉得要么看美国,要么看日本。当时日本的经济非常好,很多人非常感兴趣日本和美国到底什么差别。其中一个人们关心比较多的差别就是劳动关系。日本的劳动关系是比较稳定的,大部分员工,尤其大企业的员工,是终身为一家企业干活的;而美国劳动力市场上的流动非常大。我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如果日本有比美国好的地方,我们设计未来中国方案时应该多学日本。”通过研究他发现,劳资关系是否稳定会影响人们在工作期间选择获得什么样的技能,如果劳资关系很稳定,他就更愿意获得专门技能。如果不稳定,他的另一个选择是获得一般性技能,因为到哪儿都管用。而技能的获得又进一步影响劳资关系的稳定。

从波士顿到香港再到清华,终圆报国梦

在哈佛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后,白重恩先在波士顿教了一段时间书,为了更好地研究中国问题,转而到香港大学任教。2002年,清华经管学院邀请华人学者每年到清华教学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在香港任教,利用周末时间经常跑过来教课,后来跑得挺累,而且也觉得清华是不错的地方,本来去香港也是想‘骑马找马’,看看回国的话哪里适合我。来到清华之后,发现确实在清华能做很多很多的事儿。”

2004年,白重恩到清华全职任教。到了清华后,白重恩更多地关心政策制定中的问题,希望为政策制定提供一些素材和研究的支撑。“很大程度上就是寻找中国经济中比较大的问题,希望能够做一些研究来提供答案,我比较少研究短期的波动,更多的研究对经济增长产生长期影响的问题。我的研究更多关心的是经济增长的质量,怎么让经济增长的质量更好。”

最受网友关注的经济学家

2012年,白重恩被评为最受网友关注的经济学家之一。《人民日报》曾有一篇文章写白重恩,说他是“既被赞又被骂的经济学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他们告诉我,说我说了两句话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一是关于社会保障的,我觉得中国的企业社会保障缴费的负担比较重,我一直到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另外一句话被‘拍砖’差点被拍死,我提出我们应该改善公务员工资结构,体面的生活让他们能够更专心地做好他的工作。这话非常不受待见,太多的人反对。”

“但是这两个观点我到现在都认为仍然是对的,尽管被骂。有人说,有些官员们很腐败,所以不能增加他们的收入。因为有些人腐败你就要让所有人拿低收入,然后使得原本奉公守法的人也去腐败,那不是更糟吗?当然我不是说提高了收入就一定不会腐败,但是至少你要让非常奉公守法的人过一个有尊严的生活。我觉得中国的讨论和其他国家的讨论差距最大的地方,是把一个人看作一个人还是看作一个群体中的一个人。如果看作一个群体中的人,然后又简单假设这个群体中的人是一样的,很多事儿就很麻烦了。所以我很反对把一个群体中的人都看作同一的,因为这个群体中有些人我们不喜欢,然后就把这个群体一耙子打死。”

出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2015年,白重恩出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委员。货币政策委员会要定期分析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基于这些分析对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的取向提出建议。

在白重恩出任委员的这三年,是环境特别复杂的三年。“这三年我们还没有完全摆脱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我们在这三年中也希望对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有改变,让它更加合理。从比较固定的汇率改到对市场反应更加灵敏的汇率机制,这个过程就带来各种各样的复杂性。一个比较成熟的经济体,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需要平衡两个考虑:一个是价格是不是稳定,一个是就业。如果担心通货膨胀会失去控制,那么就要把货币政策收紧一点,如果失业太多就把货币政策放松一点,鼓励投资,解决失业的问题。”

“但是在中国,除了要考虑这两个因素之外还要考虑很多其他因素,比如对汇率的影响、对资本流动的影响,甚至要考虑对产业结构的影响。当你想用同一个工具达到这么多目标,就不是两难了,而是多难。”白重恩坦言工作并不轻松。

倡导尽快完善普惠环境,加大力度降低税费

面对中国经济增速减缓的情况,白重恩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很多年来,中国基本的营商环境有很多欠缺,“面对这种欠缺,地方政府官员去挑选那些最值得帮的企业提供更大力度的帮助,一定程度上是有必要的不公平,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这些正式的制度很不完善的情况下,如果企业得不到这些特惠,就什么事儿都做不成。”在特惠模式下,企业被分成两类:特惠对象和非特惠对象。他们受到的待遇不一样,获得各种要素的难易程度也不一样,形成了二元结构,这和经济学里通常说的城乡二元结构不同,因此被称为“新二元结构”。白重恩认为,利用特惠模式与新二元结构理论,可以为以前的“GDP锦标赛”等理论提供补充,很好地解释中国经济的许多特殊现象。

他指出,“特惠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经济得以增长的一个特殊办法,但是现在中国经济情况不同了,不能再只是‘特惠’,要尽快完善普惠环境。给特惠对象提供的资源越多,非特惠对象获得资源就越困难,就造成了更大的不公平,并使得资源整体效率低下。”

他认为经济增长目标的设定在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前提下,应根据形势,适度调低。这样做,首先可以减少基础设施投资规模,打破过度刺激性投资恶性循环。另外可以考虑对积极财政政策的发力点进行调整,把减少刺激性投资节省下来的财力,用于加大降低税费的力度,解决社会保障的历史包袱,降低企业的成本,促进市场驱动的投资,增加教育投资等民生投入,从而实现高效率增长的良性循环,并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促进居民消费,更好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掌舵清华经管学院,希望创造更好的研究环境

2018年7月,白重恩接替师兄钱颖一,担任清华经管学院的院长。“清华经管学院明年校庆的时候是35周年,我们在人才培养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也招了很好的学生,但是人才培养还要改进,这点不会放松。但是我们在研究方面、知识创造方面应该做得更多。我们生活在中国,最有可能做好的就是由中国的实践所激发出来的学术研究,我希望能够创造更好的研究环境,让年轻的学者能够做更深入的、影响力更大的研究,这些研究有普通适用的意义,能对经济学、管理学学科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2018年清华经管学院的新生开学致辞中,白重恩希望同学们做到“抱朴守拙”。他坦言,“我很担心我们的学生太急功近利,太想抄近道。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孩子,就看聪明劲用在哪儿,我希望他们不要为短期的利益去偏离基本准则,要用聪明劲做一些有长远价值的,几十年以后回忆起来还觉得不会后悔的事儿。这是一种做人的态度,也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经济学家最应该的立场就是客观,冷静分析

在清华的这十几年,白重恩的研究内容涉及经济增长的效率和质量、经济结构调整——服务业发展、收入分配、医疗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

由他主持完成的清华大学《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方案》(被称为“第九套医改方案”)提出要建立完善的医疗保险体系被采纳,惠及民生。他也应医改协调小组的邀请参与了制定医改方案的讨论,并被任命为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

他与谢长泰、钱颖一合著的《中国资本回报率》以及与张琼合著的《中国经济减速的生产率解释》也先后两次获得中国经济学最高奖项——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回望过去几十年的历程,白重恩说:“我从十几岁到现在都没有怎么变。尽管头发都白了,但是心态还是跟那个时候差不了太多,没有变俗。经济学家最应该的立场就是客观,做冷静的分析。我现在一直在做的事儿就是找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又是自己还有能力研究的问题,努力把它研究得更清楚。核心就是让自己有用,让自己有价值,让自己对得起良心。”

特别提示

从2016年4月19日起,清华大学“人文清华讲坛”系列活动列入《文化素质教育讲座》课程,并按该课程要求举办,请在读本科生提前领票,凭票并携带学生IC卡刷卡入场,入场时间为每次演讲当日18:30。

活动信息

演讲题目:中国经济 何处破局

开讲时间:2018年12月25日(周二)19:00

入场时间:18:30

地点:清华大学 新清华学堂

领票攻略

【领票时间】

12月20日 周四 12:00

开始领票 领完即止

【领票地点】

新清华学堂票厅(新清华学堂东南角)

学生服务中心总服务台109房间

【领票办法】

持本人高校或中学学生证/教工证,

每人每证限领两张

欧易okex交易平台app下载官网推荐

比特币交易

okex交易平台app下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